西安绕城高速公路行车示意图
专题栏目
友情链接

绕城艺苑
我从塬上来

作者:史宝龙    部门:绕北管理所    发表日期:2020-06-28    浏览次数:101

字体调整:[ + 放大 - 减小 ]  
    我的家在塬上,这塬是西伯利亚季风夹杂着碎石尘埃历经不知历经多少春秋形成的塬。塬在渭河以北,站在塬上向南望去,秦岭近在眼前。夏日里,远处的秦岭北栾上星星点点的灯光如萤火虫般若隐若现。
    塬下渭水河畔,虢国旧地依然繁荣。塬上的人习惯下塬,塬下的人更是因为身在“都市”而自豪不已。我的家在塬上,距离旧城虢国不超八公里。曾记儿时,时常坐在父亲的“二八大驴”上驰骋下塬,那时的路又显得是那样的漫长。村外两公里的柏油路链接着古雍城与古老的虢国,但村里人更愿意由村南的土路下塬。这条乡道从塬上连接到二塬的乡镇府所在地,再到乡政府南边两公里多的某驻军营地,在跨过常年水流不止的“引渭渠”后便进入了城属的第一个村子,穿过村子就到了古虢国(如今的虢镇)的街道。那时,到了街道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拿出毛巾掸土,从头到脚整个掸一遍,只因这一路的浮土实在太厚了。说它漫长便是回家的路途了,一路的上坡,父亲在前我在后。实在走累了,便坐在自行车的后架上休息会。真可谓,进城十几分钟,回家两小时。那时,只想着啥时候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呢。后来,随着“村村通”的建设,水泥路修到了家门口,父亲也早已换了几茬摩托车。说话间便呼呼的到了城里、回了家。这些年我从西安回家后,母亲偶尔会说缺这少那,于是乎便驾车进城,一个往返连带购物也不过一个小时。
    今年五一期间我又回家了。父亲说驻军营地哪块的槐花开的正旺,于是儿子叫嚷着要我去勾槐花给他吃。正在想着如何前往时父亲发话了,“走,今咱走着去”。五六公里的路途,父子两人慢悠悠的徒步下塬,与其说是去勾槐花,倒不如说是散步吧。这样的徒步最早该是在二十多年前吧!虢镇街道的四月初八物资交流会期间,徒步的人群一堆接一堆,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打着铃铛冲刺而下,老人妇孺们则选择徒步,十天的会期里每天都是这样的景象。我与父亲时快时慢的走着,父亲诉说着这些年发生的变化,当说到以前的生活和现在的差距时,父亲不止一次得提到了当年的浮土路。经过邻村时,父亲又如数家珍的指着一家家的院子说,那年在哪家喝过水,在哪家补过车胎、避过雨……
    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徒步后总算到了那处几十年未曾看到军人的营地。紧闭的铁门外立着一块军事管制区的牌子,锈迹斑斑的铁门、破败的窑洞、杂草丛生的院落,这就是曾经号声悠扬、歌声嘹亮的军营。沟壑边,一树树洁白的槐花香气醉人。不用任何工具的情况下,二十分钟便捋满了一袋子槐花。原本要原路返回的,父亲又一次发令,“进城”。再次启程时,面对一排排破败的窑洞,第一次看到了父亲标准的军礼。放下抬起的手,父亲缓缓而道,冲上老山前线上的兵再没回来……
    和当年一样,过了引渭渠进了城,不同之处是没有再掸土。父子二人城里转悠一圈后,我打电话给妻子让她来接。回家后,妻子与儿子嬉笑着说,有车不用非的徒步。儿子接话说,你们真傻。殊不知,一趟徒步下来,最真的体会只有自己知道,那条盖过脚面的浮土路上到底有多少故事,至今我都不敢断言。开车是快,快到来不及欣赏沿途的美景。古老的徒步方式确实慢,慢到多少人向往。要我说,快与慢之间无非是一个速度的区别,快是时代赋予的特征!慢却是内心深处不可磨灭的记忆!之所以这么说,只因我从塬上来……

快速导航

  上一条:淡淡的棕香,浓浓的爱
  下一条:流淌在《湘行书简》中的爱情
  • 版权所有@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公司西安绕城分公司
  • 陕ICP备12001345号  技术支持:时代润迅